烟灰灰

一个沙雕熊猫头爱好者,偶尔正经

【卜洋】电脑约定(2)

一走这儿:http://66342.lofter.com/post/1deaaba9_eed22e64


-
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李振洋有点缓不过神。
陌生的空间,四散的衣物,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人形哈士奇。昨天和同学喝完酒后,疯的有点厉害,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?
“我脸上好像有点挂不住。”李振洋不自觉地又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,背了个身。
被子被木子洋带动了一下,惊醒了卜凡。
看了眼手表,都早上十点了。
卜凡小心翼翼地把胳膊从被子里抽出来,一大早的暂时不想见识木子洋的起床气。卜凡下意识抿了抿嘴,还疼着呢,像是回味一样又舔了舔唇,还好,血腥味没有昨晚那么强烈,应该已经结痂了。


不行。木子洋转念一想,又翻了个身。
“凡弟弟,”木子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平常听上去一样,未来的曼谷大洋哥什么场面没见过。“昨晚发生什么了?”
卜凡没想到他洋哥也有睡到自然醒的一天,“你喝醉酒了,就打电话给我了啊,还能咋的?”
“就这个啊?诶,你嘴上怎么受伤了?”木子洋还是感觉不对劲,而且感觉自己更加心虚了。
“不都说你昨晚喝醉了吗,醉了之后非要打我,一个不留神就这样了呗。”卜凡随手抓起一件衣服,套上去转了身。
“我干嘛要打你?”你这个谎话扯的很一般啊。后半句木子洋没有说出口,因为心虚。


昨天晚上。不巧正值北京的旅游旺季,酒店只剩下亲子间了,一张床的那种。
到房间的时候,木子洋让卜凡知道了什么叫困的恰到好处。本来在路上还畅想人生,说要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CEO,屁话连篇的,怎么往床上一躺,什么话就没有了呢?
卜凡心里有点苦。他也很困,而且还要给木子洋换衣服,才能睡觉。
对天发誓。卜凡换衣服当时候已经很小心了,很克制自己不要瞎想了,是木子洋先动的手。
大概因为温柔的人梦也是温柔的,木子洋受着梦的驱使,一个拦腰把卜凡拉到了怀里。
身体某处蹭的开始发热,卜凡一下子呆了,心里的烟花炸了好久也不见个消停。
楞楞地等了一会儿,木子洋又没动作了。
卜凡心里有点失望。
“不是你失望个啥啊!你还想有啥?”不明白在期待何物的心脏没有预兆地开始发慌,诺大的房间里,一个人诚惶诚恐的心跳声逐渐被放大。
木子洋身上的酒味在他闻起来竟也成了花香。
可能是自己也喝醉了吧,卜凡这样解释。
酒精的冲击让肾上腺素加快分泌。平常的那些顾及被流动的血液冲的支离破碎。
他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,将梦里那种上演无数次的肖想变成现实。

本以为这会是一个不留痕迹的吻,可惜卜凡没有预料到,木子洋突然咬了他一下。
“嘶——”


-


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