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灰灰

一个沙雕熊猫头爱好者,偶尔正经

立个弗拉格提醒自己
我要画一个洋洋执桃木剑走天涯的样子

再开一个坤音花园的坑

ok我已经看到了死亡

1、李振洋的打脸能叫打脸吗,那叫拥有双面人生!

2、北服恋歌其实可以改名北服战歌了,显微镜女孩每天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。

【卜洋】电脑约定(3)

http://66342.lofter.com/post/1deaaba9_eed22e64
http://66342.lofter.com/post/1deaaba9_eed73efd


-

卜凡一个一米九二的人实实在在地被李振洋吓到了,后来也就没敢乱动。他以前听过室友吐槽自己说梦话,说是半夜里突然鬼叫太可怕了。
他想,那你们是不知道,梦里咬人是什么样子。
卜凡也没理会木子洋最后问的问题。
两个人很默契地不再提这件事。
木子洋二十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了质疑。


这两个人年级不同,一开始的见面也值得玩味。
他们是在一个“老年”disco会所认识的。
木子洋的同学向他介绍,说是发现了一个比酒吧刺激多了的地方,年轻漂亮的男孩女孩都喜欢往哪里跑。“洋哥,明晚去看一看啊?”
“不,”木子洋懒懒的靠在墙上,眯着眼很直截地给出拒绝,“那种不上档次的地方,是咱们明晚应该去的吗,你洋哥我今晚就去!”


来了之后,李振洋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。
年轻的男孩女孩有,漂亮的倒是没几个。这让曾经的菏泽二中校草脸上有点发烧。
逛了一圈下来,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。
“没意思,没一点意思。”木子洋和室友呆在了一个小角落里,人手一瓶啤酒,在这样灯红酒绿花里胡哨的地方,猜丁壳。
“诶洋哥那边开始battle了!”
李振洋今天出门没带眼镜,就看见了一个人影,貌似,比他还高!
“那个有点高的、跳的跟喝醉酒了似看着有点眼熟啊?”
“听说是咱们系的小学弟,叫卜凡凡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哈鹅鹅鹅鹅鹅鹅鹅鹅,”李振洋很诧异,“他那么大个人,叫卜凡凡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那边一阵battle下来,初来乍到的卜凡凡理所当然输了。跳的时候卜凡身上挂了跟毛巾,完了之后毛巾不见了。
一身的汗无处转移,粘粘的感觉很不好受。更叫卜凡感到压抑的,是室内交结在一起的笑声与反复流动而至发酵的酒气。
“那个卜凡凡,接着!”从后排的某个角落,抛出了一条毛巾。
接过毛巾的时候,卜凡觉得,这个人一定要认识一下。
如果可以,最好是现在。
“哥哥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?”隔着三四圈人,周围又很吵,卜凡喊的有点吃力。
李振洋还没说,旁边的室友先起哄了,“你大学长,同系的李振洋!”


宾馆门口。
“凡弟弟,我送你回宿舍吧,”还是昔日软软的语调,木子洋这个人连说话都是慢慢的,“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把你喊出来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“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啊!行吧,就作补偿了!”
木子洋回想那天晚上的事,并没有什么必须的理由要找卜凡,难道有事没事打电话给卜凡已经成了他李振洋的条件反射?
“哥哥,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也是喝了酒的。”真是可笑,认识那么多天了,好像关系变了很多,却又什么都没变。
至少卜凡想要改变的,还没有变。






大家加油投币啊!
你不投,我不投,oner怎么能出头!
下家追的太快了啊啊啊啊啊

【卜洋】电脑约定(2)

一走这儿:http://66342.lofter.com/post/1deaaba9_eed22e64


-
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李振洋有点缓不过神。
陌生的空间,四散的衣物,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人形哈士奇。昨天和同学喝完酒后,疯的有点厉害,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?
“我脸上好像有点挂不住。”李振洋不自觉地又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,背了个身。
被子被木子洋带动了一下,惊醒了卜凡。
看了眼手表,都早上十点了。
卜凡小心翼翼地把胳膊从被子里抽出来,一大早的暂时不想见识木子洋的起床气。卜凡下意识抿了抿嘴,还疼着呢,像是回味一样又舔了舔唇,还好,血腥味没有昨晚那么强烈,应该已经结痂了。


不行。木子洋转念一想,又翻了个身。
“凡弟弟,”木子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平常听上去一样,未来的曼谷大洋哥什么场面没见过。“昨晚发生什么了?”
卜凡没想到他洋哥也有睡到自然醒的一天,“你喝醉酒了,就打电话给我了啊,还能咋的?”
“就这个啊?诶,你嘴上怎么受伤了?”木子洋还是感觉不对劲,而且感觉自己更加心虚了。
“不都说你昨晚喝醉了吗,醉了之后非要打我,一个不留神就这样了呗。”卜凡随手抓起一件衣服,套上去转了身。
“我干嘛要打你?”你这个谎话扯的很一般啊。后半句木子洋没有说出口,因为心虚。


昨天晚上。不巧正值北京的旅游旺季,酒店只剩下亲子间了,一张床的那种。
到房间的时候,木子洋让卜凡知道了什么叫困的恰到好处。本来在路上还畅想人生,说要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CEO,屁话连篇的,怎么往床上一躺,什么话就没有了呢?
卜凡心里有点苦。他也很困,而且还要给木子洋换衣服,才能睡觉。
对天发誓。卜凡换衣服当时候已经很小心了,很克制自己不要瞎想了,是木子洋先动的手。
大概因为温柔的人梦也是温柔的,木子洋受着梦的驱使,一个拦腰把卜凡拉到了怀里。
身体某处蹭的开始发热,卜凡一下子呆了,心里的烟花炸了好久也不见个消停。
楞楞地等了一会儿,木子洋又没动作了。
卜凡心里有点失望。
“不是你失望个啥啊!你还想有啥?”不明白在期待何物的心脏没有预兆地开始发慌,诺大的房间里,一个人诚惶诚恐的心跳声逐渐被放大。
木子洋身上的酒味在他闻起来竟也成了花香。
可能是自己也喝醉了吧,卜凡这样解释。
酒精的冲击让肾上腺素加快分泌。平常的那些顾及被流动的血液冲的支离破碎。
他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,将梦里那种上演无数次的肖想变成现实。

本以为这会是一个不留痕迹的吻,可惜卜凡没有预料到,木子洋突然咬了他一下。
“嘶——”


-




【卜洋】电脑约定(1)

绝对甜,信我

目前大学时候的设定,按现实线走的

-


“凡弟弟……”
木子洋声音低沉,是喝醉了之后那种独有的磁性声音。倦意隔着电话传到卜凡那头。
现在是夜里十二点半。两年前的北京。
“你在哪儿?”卜凡有预感,出事了。
“嘟嘟——”
木子洋没有回答,直接挂了电话。


半小时后,卜凡在离学校几百米处的一个路灯下领回了他洋哥。
醉意里也有不尽温柔细软。木子洋喝酒上了头,整个人看上去都比平时红了半分。路灯的投射下,面色透出润润的色泽。卜凡垂眸,看着他洋哥,晃了神。他没有注意到,没醉酒的自己,脸也红了。
“走!哥哥带你去吃西红柿炒鸡蛋。”
“这么晚了你还打算下厨?就你这喝醉酒的也打算下厨?”卜凡上前一步,带着他洋哥往回走。
那时候,他还不知道,西红柿炒鸡蛋木子洋最喜欢吃的。


这么晚了,还带着个木子洋,再翻回学校,是不可能的了。
身上的钱也不知道带没带够,能不能住到宾馆都是个问题。
一路上,木子洋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,东一句西一句,满嘴跑火车,卜凡也就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。
“弟弟你知道二十一世纪人类最重要的是什么吗?”
“你洋哥就把话放在这儿,明年不上杂志,就把头揪下来!”
虽然架着木子洋有点累,毕竟一米八八的人,再瘦也挺重的,但是卜凡意外地有点轻松。
这种想到哪说到哪的气氛,完全不用担心自己说错了什么会惹对方生气的感觉,很棒。
“电视上的老夫老妻不就是这样吗?”
“弟弟嘀咕什么?你洋哥我……”
“没什么没什么!”









-

好像有点短,没人看也有一个好处,不用写二了嘿嘿嘿